加油,运动员

一直想象自己有很多身份,文学家、翻译家、摄影师、设计师,都是乐于去实现的。现在,终于当上了运动员。至少在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上,称得上是一个半专业的极限飞盘运动员了。而在去北京之前,都没有冒出这样的想法。 前两场我们打的不好,遇到实力相当的鼓不起气,遇到强队又很快泄气。中午的总结起了关键的作用。明确了我们是一个队,而不是组成队的一个个成员。场上要团结配合,场下要呐喊鼓气。不要害怕强队,一分一分的对待。之前不是梦想和冠军过招吗,比水平,找差距,并且给他们制造麻烦。而不是连输两分就垂头丧气的放弃了。

重庆热

太阳大爷不歇气的照耀,塑胶颗粒也不泄气的反射。足球鞋里烫火锅,在重庆我们享受到了完美的热度。这是重庆第一次举办的极限飞盘邀请赛,聚集了重庆,昆明,成都,武汉等地的青年,大大加深西南地区飞盘界的交流。成都虽然走在前面,但你看重庆队伍的年轻,各个大学都有社团,一定会像火车头一样前进,终将不愧直辖的厚望。不管怎样不要攀比,希望西南三省附重庆之间的联系加深,一定要超过动车建设之速度。

我们参加了宁波赛

这是一次完美的比赛,每个人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进步。每场比赛后大家围在一起说的那些客套话,我现在觉得不那么客套了,因为现在就想说那些话。 大教练Luke在都很酸痛的时候,发来了安慰剂: 宁波飞Pandas: 上个周末你们都辛苦了,跑得很快,飞得很好。我非常满意这次的成绩,我坚信大家学会了很多新的事情。

种子

上面这张照片,郭老师在认真的讲飞盘。学生不是普通人,他们全都是体!育!老!师! 郭老师已经在他的学校开展了一年飞盘教学,深受广大学生的好评。他的经验应该推广到其他学校!《什么是飞盘运动》、《飞盘为什么都适合在中学开展》都是这次推广活动的课题。(好像听老师正儿八经给我们讲讲)。 成都飞盘大队的无名、阿布、瑞森,还有我,也去表示了支持,演示了基本动作,感谢他们。

酱油姐的飞盘流水账(四)

16 激情退去之后  2014年7月5日 前两周,耍盘子的场地改到且固定在川大北苑足球场,好不容易得空和田原妹子一起去。关于我的盘技,毫无进步,任何一枚我带来的新伙伴都比我飞得好(吐舌)。用Chris的话说:可以丢好,也能丢得西撇,不稳定。 进场子就看到有三五组在练习,场子再深一点儿,熊猫队与川大飞盘队的混着在比赛。后来我们自己玩,七对七的比赛,沙地场滑,晒而闷热,大家玩得还算带劲。马路也在,她应该很快就会出国了,或许是走前最后一次来飞盘队玩吧。夏日运动真的是苦恼哟,要做好“我将会黑得很拽”的心理准备。那天大家也没玩多久,就各自有事提前结束。

酱油姐的飞盘流水账(三)

11 就玩吧,请随意。2014年5月3日 五一假期的原因,参加的人少,老队员没玩得尽兴,好似习惯了那种competitive的氛围。小鲍的右手指受伤,只能左手飞。两队实力悬殊比较大,于是有了6VS7这样古怪的搭配,哈哈,我就是没用的多出来那个(挖,居然真的会有以酱油身份上场的惨淡一天),没人防我,我也不知该如何进攻。小鲍说我应该学麦子,在得分区候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