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盘精神没有秘密

很乐于介绍飞盘,说这是个没有裁判的运动。而正因为没有裁判,运动员应该怎么做呢?客客气气的态度,经常跟队友拍手,这些只是飞盘精神的表面。 下面是一张马尼拉精神赛的评分表。每一场比赛之后,队长把所有队友召集在一起,投票为对手的精神评分。可以看出来,精神是可以量化的。建议把英文仔细读一遍。

酱油姐的飞盘流水账(四)

16 激情退去之后  2014年7月5日 前两周,耍盘子的场地改到且固定在川大北苑足球场,好不容易得空和田原妹子一起去。关于我的盘技,毫无进步,任何一枚我带来的新伙伴都比我飞得好(吐舌)。用Chris的话说:可以丢好,也能丢得西撇,不稳定。 进场子就看到有三五组在练习,场子再深一点儿,熊猫队与川大飞盘队的混着在比赛。后来我们自己玩,七对七的比赛,沙地场滑,晒而闷热,大家玩得还算带劲。马路也在,她应该很快就会出国了,或许是走前最后一次来飞盘队玩吧。夏日运动真的是苦恼哟,要做好“我将会黑得很拽”的心理准备。那天大家也没玩多久,就各自有事提前结束。

酱油姐的飞盘流水账(三)

11 就玩吧,请随意。2014年5月3日 五一假期的原因,参加的人少,老队员没玩得尽兴,好似习惯了那种competitive的氛围。小鲍的右手指受伤,只能左手飞。两队实力悬殊比较大,于是有了6VS7这样古怪的搭配,哈哈,我就是没用的多出来那个(挖,居然真的会有以酱油身份上场的惨淡一天),没人防我,我也不知该如何进攻。小鲍说我应该学麦子,在得分区候着。

林聪的全国赛后感

让故事从头说起。 好久没这么早起了,一路困。到机场找到了熟悉的面孔,集合,起飞。上半场聊天,下半场补觉。抖一抖,飞机着陆了。兴奋在逐渐升温。盘队大巴的出现,让人感觉很专业的样子。到驻地,人渐渐齐了,飞盘在宾馆大厅,吃饭完的大楼间飞了起来。不安分的因子在空气中弥漫。